观点综述:美联储的购买规模对美国国债构成风险

  • A+
所属分类:adp数据财经新闻

  美国利率策略师在周一市场开盘前发表的每周研究报告中,主要关注美联储量化宽松规模的前景及其对收益率的影响,大多数人预测,这足以阻止收益率随美国国债供应的扩大而上升。其他议题包括油价暴跌的影响以及欧洲投资者美国国债对冲成本的下降。

  美国银行(23.47, 1.29, 5.82%)(Bruno Braizinha,4月24日研报)

  油价暴跌支持美国国债10年期收益率0.50%-0.80%的近期区间。

  巴克莱(Anshul Pradhan,4月23日研报)

  随着美联储降低量化宽松购买速度,“长期利率可能会面临一些上行压力”。

  30年期掉期利差收紧的风险增加,原因是美国国债供应前景、美联储购买放缓以及风险资产下滑的可能性。

  花旗(Jabaz Mathai,4月24日研报)

  “美国国债的供求动态看起来不利”。

  美联储购买的基本情形是600亿美元/月,可能从1,000亿美元/月开始,然后逐渐下调。

  “通过打破减码和联邦基金利率升高之间的联系,美联储可以防止2013年减码风暴式的市场下跌,”但“将欢迎长债的轻度下跌,尤其是在通胀预期升高的带动下”。

  德意志银行(Stuart Sparks,4月26日研报)

  如果美联储拒绝负利率,进一步宽松则只能通过其资产负债表,足够的增长“将大大超过美国国库券的净发行量”。

  “总的来说,我们预计长期而言美联储资产负债表的增长将继续压低期限溢价和国债收益率水平”。

  高盛(183.54, 6.54, 3.69%)(Praveen Korapaty,4月24日研报)

  COVID-19冲击对美国通胀市场的初始打击比欧洲更大,但在最终增长复苏中应会反弹更多;建议做多5年期CPI互换、做空5年期HICP互换,二者价差是2012年初以来最窄。

  美国名义债券的对冲价值已被侵蚀,收益率接近有效下限。在名义收益率较低的情况下,像TIPS这样的实际利率资产相对风险资产的beta值可能增加。

  摩根大通(94.62, 3.91, 4.31%)(Jay Barry等人,4月24日研报)

  美联储降低后的购买速度仍是2013-2014年开放式QE3的四倍,“而且美联储可能继续以高于我们基准预期的速度购买”;“因此,我们对久期保持中立”

  接受调查的投资者预计,20年期发行会拖累30年期需求。

  摩根士丹利(39.31, 1.34, 3.53%)(Guneet Dhingra,4月25日研报)

  预计美联储将宣布1,500亿美元/月的美国国债购买计划,将购买的加权平均久期从目前的5.5-6.5年延长至9-10年。

  继续推荐做多30年期美国国债,建议在4月FOMC会议前增加7s30s趋平交易,基于本周7年期拍卖规模的增长超出预期。

  预测2020财年4.5万亿美元的融资需求将通过3万亿美元票据、1.5万亿美元息票净发行来实现,规模增加直到2021年5月。

  法国兴业银行(Subadra Rajappa, 4月23日研报)

  由于疲弱的数据和通胀预期的压力抑制了收益率,第二季度仍保持长期久期倾向。

  此外,“随着对冲成本急剧下降,美国国债现在在汇率调整后基础上对外国投资者具有吸引力”。

  欧洲和日本投资者的成本已接近2016年以来的最低水平,而以对冲方式购买10年期美国国债的欧洲投资者的收益率差为一年来首次为正。

  道明证券(Jim O’Sullivan等人,4月23日研报)

  预计美联储年底前宣布某种形式的收益率曲线控制,重点放在曲线短端,主要目标是加强鸽派前瞻性指引。

  积极的量化宽松将继续在长端,“防止期限溢价上涨”;美联储将购买足够量,以将10年期国债收益率维持在0.30%-1%的水平。

  到年底,美联储资产总额可能达到12万亿美元,相当于GDP的58%。

  瑞银(9.78, 0.37, 3.93%)(Chirag Mirani、Michael Cloherty,4月26日研报)

  “总体而言,局面支持长久期”,因大型国债指数延期临近,而ISM制造业指数预期疲软。

  基于美联储将在6月采取收益率曲线控制并将购买久期延长至5年及以上证券的预期,维持曲线趋平的观点;希望在月底退出做多30年久期。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