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经济出现明显走弱迹象

  • A+
所属分类:adp数据财经新闻

  首先,2019年12月美国制造业再度下行。1月2日, Markit与供应管理协会(ISM)公布的2019年12月全球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自2019年11月的50.3降至50.1,创两个月新低。1月3日,美国2019年12月ISM制造业指数为47.2,创2009年6月以来最低,弱于预期49和2019年11月前值48.1。这是该指数连续第五个月处于荣枯分水岭50下方,意味着制造业活动继续萎缩。其中2019年12月新订单指数回落至46.8%,创下2009年3月以来最低纪录,2018年同期为51.3%。2019年12月制造业就业指数降至45.1%,创下2009年7月以来最低纪录,2018年同期为56%。

  其次,消费者信心指数下降,最新公布的美国咨商会2019年12月消费者信心指数报126.5,近五个月以来第四次出现下滑。由于劳动力市场强劲、薪资水准上涨,消费者信心指数总体仍处于较高水准。但消费者信心指数下降显示美国人在动荡的全球环境中仍然保持谨慎,对就业和收入的期望有所下滑。

  再次,美国房地产行业即将步入拐点。美国联邦住房金融局(FHFA)公布的 2019年10月FHFA房价指数环比增长0.2个百分点,增速不及市场预期的0.4%,2019年9月增速上修为 0.7%。该指数同比增长5%,调查的9个地区房价均上涨。2020年的房产需求不可能保持目前的反弹速度,因为按揭贷款利率已经见底,供应依然稀缺。调查显示未来一年的房价上涨中位值只有处于低端的个位数。

  从库存周期来看,如果以成房库存来衡量,目前美国成房库存处于1999年1月以来低位,截至2019年11月美国成房库存下滑至16.4万套。不过,如果按照新开工-新房销售测算的库存,目前美国房屋库存已经自2008年11月的低点持续反弹,截至2019年11月为64.6万套。因此,可以推测出美国2020年房地产可能进入被动补库存阶段,这意味着美国经济2020年除面临减税效应消退、企业信用收缩、公共债务高企和劳动生产率下降的风险外,还面临地产下行风险。

  最后,美国债务高企依旧是制约美国经济进一步扩张的最大风险。美联储公布的数据显示,非金融企业负债在2019年第三季度加速增长,年化增速5.7%,未偿还债务总额达15.987万亿美元,家庭负债增速放缓至3.3%,达到15.986万亿美元。自1991年以来,美国企业债务首次超过家庭负债,这在公司投资疲软之际构成潜在的经济预警信号。如果债券信用评级下调,可能会导致信贷息差扩大,从而引发快速收紧的金融状况。随着企业债务达到创纪录水平,BBB债务在过去10年增加了两倍,杠杆贷款以及BB和B级债务也大幅增长,这使得金融市场变得越来越脆弱。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